欢迎来到 庞凤仪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辽意【视频】- 童心未泯的杨宝全和他的哈雷江湖 老炮机车创始人-硬汉工作室

2015-10-15 全部文章 85
【视频】| 童心未泯的杨宝全和他的哈雷江湖 老炮机车创始人-硬汉工作室


这是Figure的第93支
原 创 视 频▼



杨宝全,今年55岁,在顺义经营一家名为「保全顺」的农场,从4年前开始驾驶哈雷摩托车。不久,便成立了名震京城的「老炮机车俱乐部」。

有人说,「老炮」是最优雅的古惑仔。
「老炮」这个词儿,来源于上个世纪60年代。当年有那么一批大院儿子弟,不偷不抢,但也不干「正经」工作。讲规矩好论理,东西闲逛,好管闲事儿。时不时靠野路子挣点儿钱,黑白两道周旋。
后来大部分街面上的这些名噪一时的顽主,因为政治原因被关入雍和宫附近的「炮局胡同」,崔心心并因此而得名。
但我们的主人公杨宝全成立了以「老炮」为名的哈雷机车俱乐部,却从来不承认自己是一名「老炮」。
「我不是老炮儿,不够级别。」

1990年,在美国电影《终结者2》里,杨宝全第一次见到哈雷。
那部电影里,施瓦辛格扮演的终结者T-800在一番夸张的打斗后,穿上从对手身上抢来的黑色皮衣皮裤,从容地跨上酒吧门前的摩托车,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消失于夜色。

那辆摩托车就是哈雷中的经典,fat boy戴慧平。杨宝全被电影中这辆巨大的怪物深深地吸引了。
但直到2013年,杨宝全51岁的时候草白居易,他才第一次骑上真正的哈雷摩托车。

其实25年前,1992年那会儿,杨宝全就老去现在东四环外的东润哈雷店去看摩托车。
那会儿车还没现在这么贵,车牌也便宜朴贤珍,一块京A的摩托车牌顶多一万块钱一块。
「最早我买那个都不用钱,后来那都得是从人家旧车上买下来一个再换到咱那,他那车报废这么着,咱自己去地找去,就是店里哈雷店就给你办了杨玉儿。」
哈雷店也总是很热情地给杨宝全推荐各种哈雷车。
但杨宝全心里想,不能光听你店里的人夸啊,这怎么着也得找个买过这种车的客人聊聊驾驶感受什么的。
那个时候愿意骑哈雷车的人实在太少格温妮丝。杨宝全老去店里,但一个像样的客人也碰不着。
等到他真正下定决心买上一辆哈雷的时候法师驾到,能进入市区内环的京A的车牌已经是8万块钱一块。

杨宝全的家里人,并不同意他花上好几十万,买上一辆怪里怪气的摩托车。尤其他已经五十一岁了,大家都觉得,这个岁数还骑摩托车,还是那么大排量的,太危险了刘易斯机枪。
但杨宝全不这么觉得。
「我就是每次开车带着老婆、孩子一家四口特意走到哈雷店门口,然后她们下来感受一下摩托车,带了七、八次从来不下来,我就自己看一看。」
「有一次,就让她们下来看,但是一看以后,两孩子一看这么漂亮,这哪叫摩托车整个一艺术品,各色型号的哈雷,都挺喜欢的。既然你说好,那我就买。」
杨宝全说起这段先斩后奏的历史格外来劲儿泽北荣志。
「那个‘公路之王’,经典!30多万,买!完了发现连上牌子,乱七八糟的就40多万辽意。再改装就50多万了。」

杨宝全很自豪自己的排量。「1700!」
「你想想我这个岁数了,骑800斤重的一个大家伙,我能驾驭它,我感觉我没那么老雄途全文阅读,仿佛我就30、40岁一样。」
杨宝全买了车自己骑,一开始只是自己出去瞎骑。但没多久,就发现骑这车的几乎都是年龄相仿的半大老头。杨宝全因为有自己的农场,所以就干脆把这些骑哈雷摩托车的都请到自己的院儿里,弄个哈雷摩托车的水泊梁山。
在这个梁山泊里,骑车人基本上都在50岁左右,有学院院长,也有CEO,也有一般的摩托爱好者。
杨宝全作为召集人跳舞机脚谱,决定给这个组织起个名字「老炮机车俱乐部」。

「‘老炮儿’应该三点水那个泡,但是我们骑哈雷机车这得火起来,得用‘火’字边的‘炮’!‘老炮儿’!」
但是他又担心地域文化过于严重李雨桦,所以特地去掉了儿这个小字眼郑英镇。
「咱们北京人儿音,‘老炮儿’,但是我们当时骑机车,你像北京并不是特多,全国各地都有,所以哪儿的人,你要是‘老炮儿’的话,感觉人家不懂,就是这个口音就会‘老炮儿’,‘儿’这特别重,不好听,我说就叫‘老炮机车’这样好一点。」
杨宝全一向认为自己起名字很有一套。比如他给两个女儿分别起了两个不常见的名字,杨春白雪和杨光明媚。

杨宝全最享受还是和大家伙一起骑哈雷的感觉。
「骑这个我就可以听着风声,看着风景,我感觉我的灵魂溶化到了空气当中。」说完他又笑了,问我们的记者这么说行吗?肉不肉麻。
拍摄的那一天合川人才网,杨宝全的机车因为故障只好开车和摄影师一起走。一路上他看着队友的车,一直念叨特别想骑车,开车太没意思了何宝文。
「我开汽车确实没有那种快感,开汽车只能承载我的肉体。但我骑哈雷,一拧动了油门一响,我这肾上腺素就往上来,往上走。」

其余有车的日子里百夫长坦克,他们会一起去植树,做一些公益活动。有时候也会去给某些新开业的店面助助威。
他们没有什么固定的模式化行为,团队也严格限制出行的速度,一般是100公里一小时。他们单纯就是享受一群老头快乐的骑着哈雷风鸟花月,直到骑不动为止。

「我们成立这个组织两年以后,才有的《老炮》电影,才拍电影贴膜boys。」杨宝全说,但他仍然兴奋自己成为老炮的那种感觉梁颂诗。
原本杨宝全心目中的「老炮都是社会人,上中学打架的顽主,那叫老炮。那只是咱们向往。」
「我不是老炮儿b神女友,不够级别。」年轻时的杨宝全练过散打,去南方当过投机倒把的倒爷,自称「年轻的时候都是苦大仇深」。但如今,他怀念那种感觉。
因此冯小刚的电影《老炮》出来的时候,杨宝全依旧显得很兴奋。
「他一拍电影把这老炮又给勾回来了。」

「首映仪式上是请我们去出席水贴软化剂,出席之前先放我们的片子,放我们骑哈雷老炮车队的片子来给《老炮》电影助兴。」
对于像杨宝全这样的年纪却骑着哈雷车满世界溜达的老头来说,大众可能依然会觉得他有些过于浮夸。
但杨宝全并不管这些,他拥有的是同样一群志同道合的酷老头。当骑上哈雷车的那一刻,他觉得那些旧日的故事,张口就有。

--end--

您看此文用分秒,转发只需1秒呦~
更多资讯 投稿 可后台留言或加微信1866553881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