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庞凤仪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蚂蚁战车【视频】- 第五回(下) 蒋勋细说红楼梦-静时光1998

2016-07-22 全部文章 78
【视频】| 第五回(下) 蒋勋细说红楼梦-静时光1998


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

第五回 下


宝玉游太虚幻境
秦可卿是引领贾宝玉从现实进入梦境的关键。
在现实当中这个女性是秦可卿;在梦的世界里她是警幻仙姑。警幻,警告你人生是一个空幻的现象。现实中的可卿是非常使人眷恋的。在这里,作者试图去触碰现实世界和非现实世界之间的某种互补关系。
警幻仙姑跟宝玉讲,她住在离恨天之上,忘愁海之中,主管女怨男痴。在太虚幻境中有朝啼司、夜怨司等。“司”就是主管,主管你的情感状态。作者用了非常精彩的超现实方法,让我们了解到人生情感部分,常常是我们理性控制不住的。人无缘无故啼哭,无缘无故发愁,都有一个命运的主管。
警幻仙姑带他到了一个房间,看到好多柜子。贾宝玉很好奇,她就讲,所有人世间的风流孽债都在这些柜子当中。仙姑说:“尔凡眼尘躯,未便先知的。”在梦境里,贾宝玉就撒娇了,很像一个小孩子,闹着一定要看。警幻仙姑就说:“也罢,就在此司内,略随喜随喜罢了。蚂蚁战车”就让他随便玩一玩、看一看。
他很开心地跑进“薄命司”,打开金陵十二钗的柜子。金陵就是贾家所在的地方,他很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警幻仙姑解释说,这个柜子里放的就是你们金陵这个地方十二个冠首女子的命运。他有点不解:金陵女孩子这么多,怎么会只有十二个?警幻仙姑就跟他讲,有些命运一般的,就不会记录在此,比较特殊的才会记录在这里。这个特殊是指传奇人物,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大概结局也都是悲剧。柜子分正册、副册、又副册,宝玉第一个打开的是又副册。又副册是比副册还要低的,都是丫头,里面有晴雯和袭人。
晴雯:心比天高,身为下贱
宝玉首先看到的是一张画,那个画“又非人物,亦无山水,不过是水墨烘染的满纸乌云浊雾而已”,有一点像抽象画吧。这是在讲晴雯。一种彩色的云叫雯,就用这个画来形容晴雯。然后他看到了判词:“霁月难逢,彩云易散。”“霁月难逢”是讲晴,雨后天晴叫做霁仙家小媳妇。原来月亮是被乌云遮住的,可是乌云离开了,月亮出来,叫晴。所以第一个句子讲晴。彩云就是雯,雯这个字的意思是有颜色的云,晴雯两个字已经被点出来了。“心比天高俺娘苏春草,身为下贱。风流灵巧招人怨。”晴雯聪明灵巧,她还风流,喜欢把头发弄一点不同的流行花样,可她招人怨。因为在这样的家族里,你只要跟别人不一样,就要遭殃。儒家的道德就是跟别人一样,不要有特殊性,可晴雯的个性很特别,恃宠而骄,喜欢表现,也喜欢炫耀,王夫人很讨厌她。“寿夭多因诽谤生,多情公子空牵念。”因为你跟别人不一样,就要被别人指指点点,因为你作风特殊,就会惹很多是非,赵雷画最后晴雯被赶出了贾府。宝玉疼她爱她,可这个多情公子最后也是白忙一场,救不了晴雯。整句诗在讲晴雯,非常完整。晴雯是《红楼梦》在没有写完的情况下就有了结局的一个人物,大家对这一首判词几乎没有任何怀疑。其他一些人物下场未知,就会留下很多的谜。
袭人: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
“宝玉看了,又见后面画着一簇鲜花,一床破席”,袭人这个丫头姓花,宝玉替她取了一个名字叫袭人。花跟席就是她的名字,判词里面都有很多典故,很多的隐喻。画里就看得出来,一簇鲜花,一床破席就是花袭人。判词是:“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袭人一辈子温柔和顺,贾母很少看到一个这么有耐心、服侍人这么周到的丫头,就把她赏给了宝玉。袭人的个性周到体贴,温柔和顺,从不跟人吵架,从来不发怒,是最平衡的一种个性。可是这里用“枉自温柔和顺”,一辈子这样子又怎么样呢?“空云似桂如兰”,就是她像桂花、兰花一样,有淡淡的幽香,从来不去争宠的。袭人对每一个人都很好,她也常常把宝玉对她的爱跟别人分享,她会提醒宝玉应该多关心别人,不要只是关心她。她做人非常周到,上上下下的人都喜欢袭人,她是“又副册”里的薛宝钗。可是这样的人也很累。“枉”跟“空”都有一点在说,好像她一辈子就是这样白活了。
她最大的理想就是一辈子做宝玉的陪房——妾。贵族人家结婚,会有一个一生服侍他的人,就是他的妾。她很早跟宝玉发生了性关系,因为她本来就认定跟了宝玉。“堪羡优伶有福”,优伶指演戏的人。这里有一个角色现在还没有出场,叫做蒋玉菡。蒋玉菡是一个反串演花旦的男演员,很有名。戏子社会地位非常低,可是因为他的貌美和艺术上的技艺精湛,常常被不同的人包养。宝玉有一次被父亲毒打,就是因为爱上了蒋玉菡,他们私自换了汗巾子,就是绑裤子的带子,有一点手帕交的意思,结果被爸爸发现。蒋玉菡后来娶的太太就是袭人。阴错阳差,这个汗巾子传到了袭人那边。“堪羡优伶有福”,就是蒋玉菡有福气娶到袭人。可“谁知公子无缘”,就是贾宝玉认定了袭人是跟他的,结果贾宝玉反而没有娶到袭人。这一段也是比较清楚的结局。
天命是人不可知的。袭人和宝玉都认定他们一辈子会在一起,没想到最后还是没有缘分。判词读到第二首,其实不是悲剧不悲剧的问题,而是说每一个人,都不知道后面有一个什么样的命运在等着。《红楼梦》在第五回就把结局讲出来,是让我们回头再倒叙时看到天命不可违。人有一种宿命,这个宿命会一直发展下去。可是因为事件还没有发生,这个十三岁的男孩子,看着他最亲近的晴雯、袭人的命运,当然读不懂,如果真有天命,很早就告诉你,其实是没有用的。你到庙里抽签,即使那个签很准,你也还是不懂,因为在事情发生之前,你根本不知道它在讲什么。
香菱: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
宝玉看了不解,觉得无趣,又去开副册之门,副册里有香菱。香菱,甄士隐的女儿,后改名香菱,变成薛蟠的妾。为什么放在副册,没有放在又副册?这个家族里有很有趣的等级。对作者来讲,正册都是小姐出身,又副册是丫头,副册是夹在两者之间的。香菱其实已经是丫头,是妾了,应该放在又副册,可是香菱是甄士隐的女儿,她又不完全是丫头的命。所以她是在正册和又副册之间的所谓副册中的。
宝玉拿起来看,上面画着一枝桂花,下面有一口池塘,水涸泥干,莲枯藕败。这里在讲香菱,因为菱角的花是跟莲花和荷花长在一起,所以说“根并荷花一茎香”,香菱这个名字出来了,香跟菱都影射在这里。“平生遭际实堪伤”,是说这个女孩子一生都是悲惨的。“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这个胡适考证出来了,一个木头旁边有两个土,就是桂个字,孤木是木字边,就是桂花的桂这个字。胡适考证说,因为薛蟠娶了夏金桂,最后把香菱活活折磨死。可小说没有写完,在高鹗续写的《红楼梦》里,香菱的结局还不错。可是胡适说这是跟作者原意完全不一样的,香菱是彻头彻尾的命苦。
对于香菱的命运,宝玉看了仍是不解,他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女孩。他也还没有碰到夏金桂,当然读不懂。他觉得不耐烦,就去看正册。
黛玉、宝钗:玉带林中挂,金钗雪里埋
十二金钗一一出场。
第一页上面画着两株枯木。木加木就是林,树上挂着一围玉带,“黛玉”这两个字也在里面了。又有一堆雪,“薛”出来了,有一个女人用的金钗埋在雪里神州狂澜,“宝钗”也出来了。林黛玉跟薛宝钗始终在同一首判词,从来没有被分开过。这两个女性是作者平生最钟爱的女性,对于作者来讲,她们一直是一个人。也有人认为,有可能作者所爱的一个女性兼具两种完全不同的个性。他把一个人写成两个人,黛玉和宝钗根本就是一个人。
“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钗雪里埋。”这里用到一个典故。有个叫乐羊子的人,做官读书常常没有恒心,做了一半就不做了。一天,他回到家里,正在织布的太太,忽然把织线割断,停掉了织布机。告诉他说,你做任何事情,如果没有毅力和恒心就是失败者。这个典故是在讲薛宝钗,因为薛宝钗常常劝贾宝玉好好读书上进,能够做一个世俗里面可被接受的人。“可叹停机德”,是讲薛宝钗的一种女性道德力量的强度。“咏絮才”是指《世说新语》里一个非常有才华的女孩子谢道韫,天上在下雪,谢安问怎么去形容雪。有男孩子说,好像盐撒在空中。谢道韫说:“未若柳絮因风起。”好像被风吹起的柳絮在空中飘飞一样。这里讲的是林黛玉,因为林黛玉非常有才华,她好几次写诗夺魁。“堪怜咏絮才”与“可叹停机德”是两个不同的赞叹,就是这个女孩子有这么好的德行,有这么好的才华,可是分离在两个人身上。“玉带林中挂,金钗雪里埋”,把林黛玉和薛宝钗统合在一首诗当中,一个的善良是一种美,另一个的才华也是一种美。这两种美没有统一,变成作者的一个遗憾。
在最重要的林黛玉、薛宝钗之后,开始谈贾宝玉的几个姐妹。

元春: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兔相逢大梦归
“宝玉看了仍不解。待要问时,情知他必不肯泄漏;待要丢下,又不舍。遂又往后看,只见画着一张弓,弓上挂一香橼。”“弓”是谐音,就是皇宫的宫,因为元春后来嫁到皇宫做贵妃了。上面挂了一个香橼,香橼是一种芸香料植物,可用作中药,又可作香包。“橼”和“元”是同音字,是讲元春。“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元春做了贵妃,二十岁左右死的,她生前执掌大权,是皇帝非常宠爱的一个贵妃。有点像五月的榴花一样,红得发紫。石榴的花是最红的花,古代叫做榴火。“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兔相逢大梦归”,初春就是元春,后面迎春、探春、惜春,没有一个比得上元春。后面“虎兔相逢大梦归”,这个胡适没有考证出来,有的本子是“虎兕相逢大梦归”,兕是犀牛。胡适认为,虎兔可能在讲十二生肖,元春在虎兔之间那一年死掉。这是胡适的一个猜测,是无法印证的,因为我们不知道元春在哪一年死的。如果是“虎兕相逢大梦归”,可能有政治斗争的问题。虎和犀牛都是厉害的东西,在这个斗争里她被牺牲了。元春的死跟贾家的败落有非常大的关系。荣国府受到皇帝非常大的恩宠是因为元春,元春一死,接下来就是贾家抄家,整个没落了。从元春的判词里面可以看到,她的命运主宰着整个贾家的盛衰。
探春: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
“后面又画着两人放风筝,一片大海,一只大船,船中有一女子掩面泣涕”,这儿讲的是探春。按照年龄,应该先讲迎春的,可是先讲了探春,因为探春在小说里比迎春和惜春都重要。林语堂在英文版《红楼梦》的介绍文字里,一再强调他最喜欢的角色就是探春。探春是贾政和赵姨娘生的女儿。在过去,非嫡生子地位是非常卑微的。她生性要强,聪明能干,很会做人。可妈妈变成她最大的痛苦。因为她妈妈很没有教养东厂胡同,在公开场合侮辱探春的总是妈妈张汉盛。探春后来结婚了,嫁得非常远。一般人认为她嫁到柬埔寨、越南这一带做了藩王的妃子。现在看来,远嫁脱离了痛苦,这或许是她生命里最好的归宿。可在这里作者用了比较传统的看法,认为她的远嫁是一种悲剧。
湘云:富贵又何为,襁褓之间父母违
“后面又画几缕飞云,一湾逝水”犹大的烟,一湾逝水常常让人想到湘江。十二金钗里有个很重要的人物,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出场,她叫史湘云,贾母娘家的女孩子。她生下来爸妈就死了,贾母很疼她,常常把她接过来住。这个画是在讲史湘云。史湘云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大概是射手座的那种,讲话大大咧咧的,常常是得罪了人也不知道。喝醉酒就在石头上睡着了。史湘云是很多人都喜欢的角色,个性豪迈,常穿着男孩子的衣服跑出来玩。她的判词是“富贵又何为!襁褓之间父母违”,她生在一个有钱人家,可富贵又如何?还是婴儿的时候爸妈就死了。“转眼吊斜晖”,斜晖就是落日,意思是你的繁华一转眼就已经是夕阳西下了。“湘江水逝楚云飞”,史湘云的名字都在这一句里面,是说史湘云的结局。史湘云后来嫁得非常好,丈夫才貌双全,又爱她,可是没多久就死了。丈夫早逝,这一辈子大概就是跟李纨一样的命运了。史湘云英气豪爽,也就落了这样一个下场。在看这些判词的时候,常常让我们心生悲悯。人生最大的学习是,你不敢轻易嘲笑任何一种命运,因为我们都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如何。福祸都在旦夕之间,我常常看到有朋友刚刚在笑完别人的下场,没多久自己就发生了更不幸的事情。我看判词最大收获是,从中发现了作者的悲悯,他在提醒众人,谨慎惜福。

妙玉: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
“后面又画着一块美玉,落在泥垢之中”,妙玉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孩子,可是因为被抄家了,没有地方可去。过去抄家以后的女性命运非常惨,常常被发配为军妓。贾家收容了她,盖了一座庙,她出家在那里做尼姑。妙玉当然也有她的不甘心,她诗书琴棋都非常好,人长得又漂亮,可就因为抄家,她必须一辈子变成出家人。
妙玉一直觉得自己是最美、最干净、最孤傲的人,什么人都看不起,可是她常常流露出对宝玉的爱。她的庙里常开很漂亮的红梅花,人人都想要,她一概不给。可是宝玉去要,她就送出来一个大的梅瓶,里面插一枝最漂亮的梅花。妙玉有洁癖,最有趣的是那次贾母带刘姥姥到庙里喝茶,妙玉拿了一个非常珍贵的明朝成窑的杯子,装茶给贾母喝,贾母喝了一口就递给刘姥姥说,你也尝尝,刘姥姥就喝了。事后妙玉跟小尼姑说,这个杯子不要了,把它丢出去吧。可是妙玉的下场非常惨,一个修行的人,每天打坐修禅,最后却被匪徒强暴。就算你是一块美玉,当你不知惜福的时候,是会掉在烂泥当中的。这个下场妙玉可能从来没有想到过,她已经孤傲到自以为是的地步。她说“把那个杯子丢出去吧”时的那种神气,根本不可能想到有一天她就是那个杯子,就那么掉在最肮脏的地方。《红楼梦》中很多的提醒是非常惊人的。我们的洁癖如果伤了人,有一天它就会回来伤到你自己。妙玉的下场非常奇特。十二金钗中林语堂最讨厌的就是妙玉,认为她是最做作的女孩子。我觉得妙玉有她自己的命运。落寞的贵族身上常常有一种自负,那个自负也是她的保护。因为她在这个家族里面,可能会被看不起avmemo,她只能用一种很孤傲的方式出现,她对刘姥姥的态度特别明显。
讲到妙玉的判词是:“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你要干净,你哪里真的干净了?你不是每天在读佛经,都在讲空吗,最后哪里空了?如果真的四大皆空,大概不会在意什么人用你的杯子,也不会在意什么人来跟你要梅花。我们常常在讲空,可不一定做得到。“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这样一个美好的女子,最后还是掉到肮脏的泥土当中。《红楼梦》在点出这些人物的命运时,不要说宝玉不解,我们也不解,因为这些人物还没有出场。
迎春: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
接下来是贾迎春。这个外号“二木头”的迎春,憨憨傻傻的,什么事都不管。在贾家复杂的人际关系与是非纠葛中,她永远什么都不碰,也不愿意强出头。迎春非常惨的是嫁给孙绍祖。孙绍祖是个很可怕的人,婚后竟毒打迎春,恐怕这是最早在小说里表现出来的家庭暴力。迎春最后是被打死的。“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中山狼”是一个典故,春秋战国时期有一个人叫赵简子,他打猎时追杀一只狼,慈悲的东郭先生把狼给藏了起来。赵简子的打猎队伍走了以后,回过头来东郭先生险些被狼吃掉了。这个故事一直在告诉我们,妇人之仁的结果就是自己反而被狼吃掉。“子系中山狼”,“子”加“系”,就是“孙”,这里点出了孙绍祖,也就是迎春后来的丈夫。“得志便猖狂”,一得意的时候他就会猖狂。“金闺花柳质”,是说迎春这么娇弱的大家闺秀,一个美貌的女子。“一载赴黄粱”,黄粱是一种高粱,过去很多人用它做主食。有一个姓卢的读书人在锅里蒸黄粱,饭还没有熟,他就想睡觉。有一个姓吕的老翁就过来说,你要睡觉的话我送你一个枕头,他拿了那个枕头就睡着了。睡着后梦到好多好多事情,一生的繁华都梦到了,直至梦到自己死掉。醒过来的时候,饭还没有熟。他在这么短的时间梦到了一生的繁华与幻灭。黄粱梦常常用来形容人世间权力与财富的短暂与虚幻,一枕黄粱,饭还没熟,这一生已经过完了。
惜春: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
贾家最小的女儿是惜春。画的是“一座古庙,里面有一美人,在内独坐看经”。“勘破三春景不长”,她是最后一个春。三春景都不长,嫁到皇宫的元春,嫁到远方的探春,嫁给中山狼的迎春,命都不好。所以是“勘破三春”。“缁衣顿改昔年妆”,这个女孩子看破红尘,大彻大悟。缁衣就是出家人的衣服,她换了尼姑的衣服,不再化妆了,变成了尼姑。“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这一生就在庙里看着佛经度过了。这是惜春最后的命运,在贾宝玉做梦的时候,惜春只有七八岁。

王熙凤:凡鸟偏从末世来,哭向金陵事更哀
下面的判词讲到非常重要的一个人。“一片冰山,山上有一只雌凤”,这里要讲王熙凤了。“凡鸟偏从末世来”,平凡的凡字加一个鸟,就是凤凰的凤(鳳)。
《世说新语》里有一个叫吕安的知识分子,他要去找好朋友嵇康。嵇康不在家,他的弟弟嵇喜出来了。谈了几句话以后,吕安觉得不太对,拿出笔来在门上写了个凤字后走了。嵇喜很得意,跟人家说吕安赞美他是凤。嵇康回来跟弟弟说,他在骂你,说你是凡鸟吴正元,根本不入流。自此,“凡鸟”跟“凤”就常常被连在一起。
“凡鸟偏从末世来”,讲王熙凤偏偏生在末世,就是贾家要抄家的时候。她要对家族的衰落负最大的责任,因为她是管家。“都知爱慕此生才”,每个人都说她有才华,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这么能干,这么利落。可是她最后的结局是被休,住在庙里面变成了乞丐。女儿巧姐被卖到妓院,王熙凤的下场是非常惨的。“哭向金陵事更哀”,她的灵魂回到金陵王家时是非常悲哀的。
巧姐:偶因济刘氏,巧得遇恩人
之后是王熙凤的女儿巧姐。
“一座荒村野店,有一美人在那里纺绩。”巧姐被舅舅卖到妓院去,后来被刘姥姥的外孙板儿救出来。王熙凤曾经救济过一个非常穷的人,就是刘姥姥。这里面就有一个暗示,王熙凤曾经积过阴德,所以她的女儿从妓院被救出来,嫁给板儿,变成了一个农妇。她算是命好的,至少没有落到妓院里去。
“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你生在贵族家庭,可是家败了,你就没有资格再讲什么富贵。“偶因济刘氏,巧得遇恩人”,因为偶然救济过刘姥姥,才遇恩人救助。
李纨:桃李春风结子完,到头谁似一盆兰
接下来“又画一盆茂兰,旁有一位凤冠霞帔的美人”,这是讲李纨。“桃李春风结子完”,把李纨的名字放在当中,同时也暗示了她命运中最重要的是把儿子抚养成人。“到头谁似一盆兰”,她像兰花一样,十几岁就开始安安静静地守寡。“如冰水好空相妒”,又像冰又像水,十七岁的女孩子刚刚结婚生了一个儿子,青春正好,可是却像结了冰一样,不能再有美好的青春。“枉与他人作笑谈”,也不过就是别人口中伟大的故事。
事实上是在讲她的寂寞和孤独。
秦可卿: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
最后一首判词在讲秦可卿。“画着高楼大厦,有一美人悬梁自缢。”《红楼梦》里被各家考证最多的就是这一段。秦可卿在小说里是病死的,可是画里表现的是上吊死的。
“情天情海幻情身”,秦可卿的姓“秦”和最后一个字“卿”,就是情的谐音,整个都在讲情梅涅劳斯定理。这个女孩子是因情而死的人。她的公公爱她这件事,她无法克制的美,是她造孽的原因。
“情既相逢必主淫”,曹雪芹认为甜言蜜语的情本来就在主淫,他的目的非常清楚,认为情是一个被包装过的性,所有浪漫爱情的背后其实就是性。“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不要说败家的子弟都是荣国府的人,真正造祸抄家,让这个家族败落的根本原因是在宁国府。
秦可卿是小说里非常重要的一个女子,开篇没多久就死掉了。秦可卿就是警幻仙姑,她是贾珍爱慕的对象,也是贾宝玉爱慕的对象,引导贾宝玉进入春梦的就是秦可卿。秦可卿那么美,美到这么多情天孽海全部跟她有关;她还变成警幻仙姑,让你知道一切都是空的、假的。
千红一哭,万艳同悲
宝玉看了这些判词,都没有看懂,就被警幻仙姑带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这里走出来好多仙女,她们看到贾宝玉以后,跟警幻仙姑抱怨说:“姐姐曾说今日今时,必有绛珠妹子的生魂前来游玩,故我等久待。何故反引这浊物来,污染这清净女儿之境?”绛珠草是林黛玉的前身,林黛玉前世是住在这里的龙芯一号,她们在等她的生魂到来,结果等来了宝玉。这些仙女说宝玉是浊物。宝玉听了以后,“吓得欲退不能退,果觉自形污秽不堪”。
警幻仙姑赶快跟大家解释说,你们不要怪他,我今天经过太虚幻境,碰到了荣国公和宁国公。荣、宁二公是贾家这个家族里的祖先。他们就跟警幻仙姑说,我们贾家创业一百多年了,好几代荣华富贵,可是气数已终。其他的子弟大多无可救药,都是庸碌之辈。只有宝玉还算聪明,可是宝玉常常沉溺在儿女情事中。所以希望给他一点警告,让他能够好好读书上进,也许将来贾家还有救。
接着宝玉便被他带进去喝茶,他们喝的茶叫“千红一窟”,就是用所有的鲜花灵叶上沾带的宿露沏的一种茶,非常非常香。“窟”是哭的谐音,意思是所有的花到最后难脱哭泣、凋零的命运。后来又给他喝一种酒,这个酒是“以百花之蕊,万木之汁,加以麟髓之醅、凤乳之”酿成,叫做“万艳同杯”。所有艳丽的东西放在一个杯子里给你喝,“杯”是悲的谐音。“千红一窟、万艳同杯”是在凭吊小说里所有女孩子的命运。
宝玉在这里还看到一副对联:“幽微灵秀地,无可奈何天。”作者觉得古代社会里,女性精致细腻的心事,常常没有一个真正的男性知己可以懂,因为在那样的社会里,男性都变成了蠢物和浊物。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
《红楼梦》的十二支曲子,是对每一个人物的描写。
“《红楼梦引子》: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把《石头记》改成了《红楼梦》,就是因为这支曲子。这支曲子不讲任何人,而是讲宇宙洪荒开辟以来,有很多人对活着并没有感受,活着与死亡也没有太大差别。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此处表达的是对于季节、时间的感觉。“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是对生命的无可奈何,那种感伤、孤独和寂寞,其实都在讲女性世界里不可言传的感受。
“金、玉”讲薛宝钗,也讲贾宝玉;讲林黛玉,也讲史湘云。因为他们身上都有金有玉,有一种高贵的质地和品格。
第二支,把林黛玉和薛宝钗放在同一支曲子里讲。“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都说你应该娶薛宝钗,因为薛宝钗有金锁,你有宝玉,所以是金玉良缘。可是我只念木石前盟,因为前世我是石头,你是一棵绛珠草。“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雪”指薛宝钗,“林”指林黛玉。贾宝玉娶了薛宝钗,可面对着完美高贵的妻子,他的心中仍有一个遗憾。“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你怎么样追求,都不可能完美。“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就算你能娶到好太太,可终究会有遗憾。
第三支是《枉凝眉》:“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天界的仙草,就是绛珠草,是指林黛玉。“美玉无瑕”是讲贾宝玉,就是那一块美玉。“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白话写法。“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林黛玉,整天在哭、在哀叹;另一个是贾宝玉,每天想到林黛玉就牵肠挂肚,总在关心她。“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通天剑主。”都是空的、假的。“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禁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非常美的一支歌曲,讲林黛玉和贾宝玉扯不断的情思牵连。
人到底该不该领悟,因为人生本来就是由执迷、眷恋、牵挂、执著构成,彻底领悟的时候,大概就是要走的时候。

重读经典,收获的是生命的喜乐与平静
经典回顾:
蒋勋细说红楼梦 | 第一回(上)
蒋勋细说红楼梦 | 第一回(下)
蒋勋细说红楼梦 | 第二回(上)
蒋勋细说红楼梦 | 第二回(下)
蒋勋细说红楼梦 | 第三回(上)
蒋勋细说红楼梦 | 第三回(下)
蒋勋细说红楼梦 | 第四回(上)
蒋勋细说红楼梦 | 第四回(下)
蒋勋细说红楼梦 | 第五回(上)
静时光 1998岁月静好 · 我心依然

版权声明
凡本平台署名文章,均【静时光1998】原创
欢迎您分享至朋友圈
欢迎您讲述自己的故事
主编微信
18640171333
合作邮箱
416130527@qq.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