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庞凤仪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行心his系统【视频】- 没有人可以在我的BGM里跑过我! 新版爆料-一起来飞车

2018-11-03 全部文章 98
【视频】| 没有人可以在我的BGM里跑过我! 新版爆料-一起来飞车

晚上好,赛车手
今天,我就要介绍一个
自带BGM的强者
逍遥人世间

—开发中,仅用于展示,以更新后为准—
4月26日更新后——5月15日24:00
逍遥人间礼盒:打开必得非卖胎痕幻莲(限时1天),有机会开出极品特效服饰“逍遥游”“人世间”、配套极品特效长剑“承影”、点券星愿券或服装通用碎片等其他道具
4月26日更新后——5月15日24:00
拥有整套“逍遥游”or“人世间”,送点券星愿券*10+服装通用碎片*5
逍遥人间的主人,是一名叫晏龙的神秘男子地下赌王,他顺手救了不少人类与生灵,舞阳能与阿璃相遇,也有他的一份力。
具体年代要从秦朝再往前很多很多年……

晏龙觉得近来运气颇差。
他本来终日闲游,春天去江南赏迎春花,夏天到终南山避暑,秋天品鉴仙果酿的美酒,然后一醉就度过整个冬天。开心时就谱一曲新词,不开心了打打为祸一方的大妖大魔,日子端底是逍遥。
然而,一切却被一个突然出现的女妖打破了。说她是女妖也不确切,他一眼看就看出她身负麒麟血脉。

像麒麟这样的上古瑞兽,本来一出生就能得到仙身,然而这女妖血统不纯,于是修炼之后依然离仙身有一步之遥。
麒麟乃是仁兽,生性平和,主太平长寿,可这女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掺杂其他血统,却是十分好战。她纠缠他的这短短五日里,她竟然已经和人血战了十多次。
“别再跟着我了!我是不会收徒的!”
——“大仙,你也没什么要紧事要做,教教我又怎么了?我修习仙术剑法也是为了打抱不平啊。你还有没有一点同情心?”
——“没有。”
——“那你救我做什么?”
——“我的确不想看你死,但是你现在法力不过平平,就敢四处惹事,要是学好了仙术,岂不是要把天捅个窟窿?”晏龙一边说一边驾起飞剑,意欲离开此地。
——“你看看他们是怎么样对待妖族的?难道就因为你是人族成仙,就一点也不同情!妖族较之人族淳朴善良,不会施诡计,这才要受你们这些人的欺压搜同网。”女妖怒道。
晏龙似是被触动了哪根心弦,转身平静地觑了一眼女妖,摇了摇头波力斯卡,淡淡道:“好好修炼去吧,我不可能救你第二回。”
好不易摆脱这个女妖,晏龙的心绪却不再平静。几万年过去了,那些陈年旧事,不再继续如同水藻般时时缠住他的心绪,可他也不曾真正释怀。想起刚才那女妖说的话,他苦笑着摇了摇头。
五日之前,他路过抚州,见一个女妖和一个玄仙正在打斗。那玄仙看起来是苦修了多年,一招一式颇有章法。而令人惊异的却是那女妖,虽然有些麒麟血脉,却明显不纯,连仙身也未修得,却能招架得住玄仙的法术。
晏龙几个月未曾与人斗法,正有些手痒,虽然正在打斗的两人于他而言修为过浅,不值得他与之一战郑南峰,但那女妖能与修为远高过他的玄仙战成平手,却引发了他的兴致。
他隐去了自身痕迹,抱着一壶酒,坐在柳树下,静静观战。见那女妖出招没有什么章法,却十分机敏灵活,晏龙难得地起来爱才之心。
这时天武乾坤,那玄仙见缠斗不赢,却是突然祭出了一个墨黑的葫芦形法器,非铜非铁,却泛出了凌凌的冷光。
晏龙见了那法器,却是脸色突变,心头火起跑牛网,立即施展空间之术瞬移至那玄仙身前,现出了身形。
“这些年天庭还真是越发长进了,一个玄仙,竟然用噬人魂魄的魔物暗算人!当年为了抵御魔气作乱,洪荒大神大半耗尽仙力,陨落于世间,才换得众生的一线生机。如今你又招来魔气,待道魔气满盈时还有谁能来阻挡?”
“你是何人?竟然教训起我来了?我正愁这血玲珑收不够魂魄,不能助我渡过金仙之劫呢,你二人就送上门来。今日我心情好,也不折磨你们了,就让这宝器收了你们!”
晏龙见状,也不欲再言,只默默施咒,就见那血玲珑凌空而起,开始散发出浓烈的黑雾,将那玄仙重重裹住。
“你施了什么妖法?这血玲珑我早已炼制成本命法器,你是怎么催动它的闪吧音效库!”
晏龙却没有回答他不浪漫的罪名。只是继续施法,让那黑气又浓重了几分,而那玄仙也没有继续发出声音。片刻之后,黑气重新回到了那黑色葫芦周围,那玄仙也无影无踪了。
“景山呢?被这魔物收了吗雷奥尼克斯?你,你是谁?为什么能催动景山的法宝?”女妖一脸惊恐。
晏龙却没搭理她,径直祭出自己的法器——一把通体湛蓝的宝剑,朝着那血葫芦一剑挥下,那魔物顿时碎成了数瓣,散裂开来,然后化为齑粉,飞散于空中。
女妖更加诧异:“你竟然一剑就把景山的法宝劈成了粉末!”
晏龙有些不悦:“什么宝物?分明就是阴毒的魔物!此物能将任何生魂的身体和魂魄完全吞噬,而人仙魔的三魂七魄也都是这魔物的大补之物。”
女妖居然也不后怕,反是盛怒:“我道那景山是如何在短短五百年里修为大增,得道成仙,原来他不止滥杀无辜,夺人宝物,还用了这样阴邪的东西!幸亏我拦住了他,不然还不知道他会害多少人呢!”她转而喃喃道:“可是老笠,大道至善,怎么会让他成仙呢?”
“大道至善?谁告诉你的?天道,不过是损不足而补有余。”晏龙有些恹恹。
“你胡说。”
晏龙不欲多言,径直向远处走去。
“你等等!大仙,我叫绯衣赤地之恋,是麒麟后裔,修仙七百年,修为在渡劫末期。你收我为徒吧!”
晏龙有些哭笑不得:“我不过一个闲居之人,你做我弟子有什么用?我看你资质不错,去找个天庭里有职位的仙人做师父吧。”言毕,庞晓杰他也不等女妖答话,便瞬移离去。
“大仙,你至少留个名啊!”清脆的女声消逝在风里。
虽然离开得痛快,晏龙却有些不放心那胆大妄为的女妖。
于是,他不自觉地停留在了抚州,没有远行。于是在接下来的几日里,晏龙一次次被那女妖找到,然后被缠着拜师。
又一日,晏龙一觉睡醒,就听得他临时辟出的洞府之外传来了打斗之音。他心知又是那个女妖在打抱不平,不禁失笑。这女妖轮功力远不到无敌,论胆子确真是无人能敌。
他知道那女妖实力尚可,也不急着出去助阵,只独自打坐冥想。这时滚滚雷云从天边卷来,随着“轰”的一声,一道紫色的巨雷打下。
绯衣竟在和人打斗时触发了仙劫!晏龙暗想,她这运气,也不比自己好上多少。想来她刚刚激战了一场,怕是很难应付雷劫,自己还是要去助上一臂之力啊。
晏龙刚刚走到屋外,就看到一只浑身是血的鹤妖在徒劳无功地撞击自己布下的结界。
见他出来,那鹤妖当即大喊:“大仙,救救绯衣吧!她为了救我,被广昌仙君打得重伤,又引发了雷劫。绯衣告诉我您法力通天,一定能助我们度过此难。求求您!”
“不必多言,你伤得太重,服下几粒九转丹,进屋里歇上一会儿。我去帮她就是。”晏龙拿出几瓶丹药,塞到鹤妖手中,然后匆匆离去。
瞬移到绯衣身旁,他才发现绯衣的情况比那个鹤妖说的还要糟糕。除了天生仙体,每个人成仙都需要经历雷劫。而雷劫中陨落的情况却占九成。更何况绯衣刚刚经历了一场殊死搏斗,已经伤得很重,仅仅三道雷劫就让她难以招架。
晏龙暗叹了一声,还是祭出了承影怒海潜将,湛蓝的剑身在空中闪烁着光芒,竟将迎着绯衣劈下的天雷吸入剑中。
整整二十四道天雷过后,那宝剑竟然丝毫未损,莹莹的光芒似乎更加耀眼了。
雷劫已过凌逸群,空中的乌云散尽,金色的太阳露出头来,而绯衣,脸上身上虽然残存有黑色的污迹和红色的血痕,但周身却镶着淡淡的金光。她一脸懵懂地看着晏龙。
“你还好吗?”
“从没有这么好过,周身的气息都说不出的顺畅。我……我渡劫成功了?”
“没错。”
“可是我差点就死了啊。”
“你也知道怕死?”
“我当然怕啦!谁不怕死?”
“那你还整天找人打架。”
“天庭那些神仙,实在太过分了。他们自持元身是人,就百般欺压妖修。可世间众生本该平等,妖修较之人,修行本就更加不易,怎么能因为非我族类,就百般欺压呢?”
“人修是会欺压妖修,但不包括你这样的神兽后裔。你们是被天庭接纳的。你又何必为与你无关的事再三冒险?”晏龙半是劝解,半是好奇。
“我以为你和天庭诸仙不同,原来你也这样想!这件事是与我无关,但是与公道有关。我的确力量微薄,但就可以什么也不做了吗?我不是你,不会袖手旁观!”

晏龙很平静:“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曾经有个洪荒大神,师从创世神盘古,习得了一身高强的法力,自以为应该继承师父的遗志,把四海八荒的生灵都当做自己的孩子。于是,他放弃了证圣的机会,没有选择远离凡尘与天地同在,反而以强力打败了诸多为恶的仙魔,在大家的推举下成为天帝。”
“帝俊大神!”绯衣惊呼。
晏龙却不置可否,继续说到:“他生了十个儿子,是为金乌;十二个女儿,是为素娥,被称为日月之父。他虽是人族按键游侠,却怜惜妖族淳朴,于是费尽心思保护妖族,收养妖族遗孤,被妖族奉为保护神。因此,人族觉得他袒护妖族,欲与他一战。”晏龙停了下来。
“然后呢?”
“然后,他死了。”晏龙的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似悲似悯,“他亲手救下的大将,他以为的最忠实憨厚的牡丹妖,和黄帝一族暗通款曲,在他与黄帝一族奋战正酣时,暗算了他。”
“啊!”
“他以为的弱者,在真正得到平等和庇护之后,野心日盛,竟然认为他这个庇护者挡了自己称王称霸的路。认为搬开了这块石头,就能得到天帝的宝座。”
绯衣愣住了。
“这不是终结。人族不仅杀了帝俊,连他视为骄傲的十位金乌,都在助战时被射下了九个,独留一个灵力损耗大半的,战战兢兢,为人族照明。帝俊的部族渐渐衰落,他的子民各自离散。天庭早已易主,世人忘了他的功绩。”
绯衣已经说不出话来。
“我一再救你,是因为你很像他,一腔热血,满心正义孙宇翱。可是,这未必有什么作用。妖族不一定懂得人族的计谋,但他们未尝没有无恶意。一味庇护施恩,有时反而会生仇。”
“可是……”绯衣有些不甘心:“为什么帝俊大神的事情你这样清楚?你究竟是谁宇智波莎拉娜?”
“那位大神,他还有个不成器的小儿子……法力不及十位金乌,人既惫懒又无用,救不了父亲,帮不得兄长刘汉格,只得躲在角落。想要为父报仇,可那转眼间牡丹妖却被黄帝所杀,而黄帝,帐下高手如云,那无用的小儿子甚至都无法近身。然后,天地浩劫,洪荒诸神相继陨灭,黄帝也身死道消。只剩庸庸碌碌的小儿子,连寻仇都找不到人……”
“你,你是晏龙大神。”绯衣的眼睛亮了起来,“是你发明了琴瑟!你是乐器始祖!”
“发明琴瑟,不过是太闲罢了。几万年了,我还能做些什么呢?”
“可是洪荒大神都陨灭了,你的法力岂不是最高的?你为什么不取玉帝而代之?他也是黄帝的后裔啊!”
“我的仇人是黄帝,与他的子孙何干?为了虚无缥缈的地位名誉,我已经失去了父亲和九个哥哥,还不够吗?我只愿闲云野鹤,度过此生。”
“不!你说得不对!”那傻大胆的女妖,明知身前的是世间仅存的洪荒大神,语气却依然不甚恭谨,“牡丹妖是恩将仇报了,但妖族不全如此。你看看那只仙鹤,我救了她,她看到我受雷劫还拼死替我受劫!还有我,我也是妖,但你救了我两次,我就情愿为你赴汤蹈火!”
晏龙轻轻一笑:“你说的我信卤三国怎么样。但你打抱不平又能有多大作用呢?天道无情沈阳到熊岳,你能帮得了这只仙鹤,未必就帮得了其他人。”
“我帮不了,但我能把善意传递给别人。比如舞阳,我救了她,她也会再救其他人。我不管天道如何,行心his系统只要能帮助一个无辜的人,也是好的!”
晏龙定定地看向她,良久,终于说到:“或许,你是对的。”
—未完待续—

—精彩故事合集—
缘起 | 舞阳的真实身份竟然是……
相遇 | 说起来阿璃还要叫舞阳一声师姐

文尾福利
今日密码:7a6 今日颜色:灰色
本周密码宝箱: 夜恋戒指·共计3人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