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庞凤仪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诺基亚收购阿朗【视频】- 著名乐评人陈德政谈冰岛独立音乐 瘾冰岛集-清汤音乐

2018-05-05 全部文章 154
【视频】| 著名乐评人陈德政谈冰岛独立音乐 瘾冰岛集-清汤音乐

原文标题:瘾冰岛集 | 在冰岛听音乐──专访台湾著名乐评人陈德政
原文网址:http://www.biosmonthly.com/issue_topic/3558
原文发表时间:2013.6.25
原文撰文:周项萱
陈德政:台湾著名乐评人,网名Pulp,个人博客:音速青春

Bj问道引灵幡 ?rk
2012 年末,北方岛国上的摇滚天团 Sigur Rós 磅礡降临这座亚热带岛屿,任由他们带着霜气的音符,在南国温暖的空气中融化,在乐迷炙热的心中溶解;2013 的夏天,来自同一个岛国的女歌手 Bj?rk(碧玉),也将翩然来到台湾,以其巫女般的魔幻嗓音,抚慰夏日里的焦躁人影……正因为他们都一步一步地朝我们走来了亭湖教育网,便忍不住遥想,孕育出这些不凡乐音的世界,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地方?那些乐手和歌手又拥有着如何率性而真切的灵魂,使他们听得见来自远古先祖的呢喃耳语,进而创造出洗净全世界庸碌心灵的作品。

陈德政
对于许多人而言,前去那座北海上的孤岛,聆听属于那个世界的音乐,是毕生必须完成的梦想之一,即便在世界巡回演唱盛行的当今,人们所喜爱的歌手和乐团都可能陆续光临我们的小岛,但有些事物的生成,总是得回到它的源头,方能理解,如同乐评人陈德政所言:「看着眼前壮丽的景,在车内听着他们的唱片,唯有在那样的情境中,我才终于能说,自己听懂了 Sigur Rós。」

Sigur Rós
喜爱Sigur Rós 成痴的陈德政,便是在这个冰岛后摇滚大团来台前夕,特地飞往北方参加他们的演唱会,在冰岛听 Sigur Rós,其心内如何激动奔腾可想而知,不过也因为两场演唱会的时程间隔有些接近,且人事状况无从掌握,回到自己的家乡聆听喜爱的乐团,心情竟是有些复杂:「台北那一场演唱会,我是接在冰岛之后看的,大概只隔两个礼拜而已,我一开始其实有点分心,因为乐迷不是很守秩序,所以心情有点受影响,到了后半场,主唱 Jónsi 招呼大家离开座位时,才比较能投入。不过我想,这如果是我听的第一场 Sigur Rós,可能也会很激动。」尽管在演唱会现场受到些许干扰,对于从大学时期便投入 Sigur Rós 怀抱的陈德政而言,看着他们的音乐在一群小众乐迷间流传,过了十年后站上台大体育馆演唱,与他们一同成长的感动依旧浮现在心头。
年度音乐盛宴 Iceland Airwaves

此趟旅行,一方面想要完成「在冰岛听 Sigur Rós」这件人生的待办事项,同时也是为了参与冰岛的年度盛事 Iceland Airwaves 音乐祭,让喜爱冰岛摇滚乐的耳朵一饱耳福。而在音乐祭中,除了观赏 Sigur Rós、Múm、Amiina 等知名乐团的表演,陈德政也在此挖掘值得追寻的新团体:「有一个团,是我这次去才发现的,台湾应该有些人听过,叫做 For A Minor Reflection,是一个很像『天空爆炸』(Explosions in the Sky)的后摇滚乐团,这个乐团的表演算是我此行感到最惊艳的。在音乐祭时,我本来要去占位子等着听下一个团体表演,刚好遇上他们的演出,结果让我印象非常深刻,我现在连当初原本要看哪个团都想不起来了。」

For A Minor Reflection
「后来,我隔天又特地去看一次他们的表演,其实 Iceland Airwaves 音乐祭除了有些节目需要付费观赏之外,同期间,雷克雅未克很多地方都会有免费的演出,通常是在旅馆、唱片行、服饰店或咖啡馆等场所,几乎整个市区都是不用钱的表演。我隔天就是去一间旅馆看 For A Minor Reflection 的演奏,这次离得更近,虽然前晚头一遭听到时,震撼得多钻纹龟,但这一场还是很过瘾。」也因为这种称为 off-venue(场外演出)的表演,与音乐祭的演出乐团名单重迭性高,场次也多,陈德政特别建议,除非想观看的乐团、歌手只有在音乐祭演出(例如 Sigur Rós),否则前去冰岛参加这场音乐盛会,其实不一定要购买入场券。
音乐之外
与众多仰慕已久的乐手,在他们的家乡面对面,尽管算是此行不可忽视的亮点,但光是踏上冰岛这块土地,就足以累积不少难以忘怀的记忆。有人在北欧旅游时,会特别安排看极光的行程,陈德政倒是无心插柳地在下榻旅社的顶楼遇见了。

「看极光需要碰运气,而且越往北,看到的机率越高,地处冰岛最南端的雷克雅未克,有时也看得到。他们甚至还有极光预报,就跟我们的气象预报一样,告诉大家明天极光出现的机率是百分之多少,非常有趣。我这次去,认识一个跟我一拍即合的奥地利男生,他说,他去冰岛去了四次,从来没看过极光,这回总算看到,而我第一次去冰岛就遇上,真的很幸运雾中楼影视 。极光看起来像是有生命一样,会呼吸,会变换位置,有时只在天空的各处角落亮一亮,最大期的时候,看起来像是一条清晰的银河在我头顶上,非常壮观。」

冰岛极光
巧遇极光是未经安排的浪漫,而搭船前往孤岛探访一座光塔,则是陈德政的预定行程中,差点没能实现的一个愿望。「那座光塔是 2007 年时,小野洋子为了纪念约翰-列侬而出资盖的,它会发出蓝色的雷射光柱,射到天空,同样也是非常难忘的景象。我把这个行程安排在离开冰岛前的最后一晚,那天风雨交加,本来以为船会琚翠薇停开,可是我隔天就要离开了,还好后来仍有成行。整艘船只有船长、导游、我和另一对夫妇,总共五个人,去到那座没有人的岛上,而那座塔的名字叫『想象和平塔』(Imagine Peace Tower),上面以二十四种语言刻了『想象世界有了和平』,中文的部分竟然是刻正体字,非常令人意外。」

想象和平塔
陈德政在岛上听导游说,这座塔每年会从十月约翰-列侬的生日,持续点灯直到十二月他的忌日诺基亚收购阿朗,此外,圣诞节和新年的时候也会点,每晚约莫点上七、八个小时,耗电量十分惊人,几乎跟冰岛一座小镇的用电量一样多,如此耗能的装置,恐怕只有自然地热资源丰沛的冰岛方能支撑,再加上冰岛地处边陲,又没有军队,「应该没有比这里更适合『想象和平』的地方了麦斯米兰象棋巫师。」陈德政如此作结。
音乐底层中的平静
实际踏上冰岛的土地之后李璧琦,陈德政因而更能理解这些乐团和歌手的生成,毕竟创作与一地的气候、风土、文化和地貌等环境因素息息相关,而音乐作为一种原始而贴近生活的创作方式,更能反映冰岛的形貌。

冰岛风光
「冰岛就是一个很隔绝的地方,是一个没有军队的国家,路上没有警察局,我在那儿只看过一辆警车而已,有种世界大同的感觉,他们也许还是有犯罪行为,但总之整个国家就是散发着与世无争的气氛,因为他们确实也没什么好争的,地处北海上,离欧陆有一段距离,丰富的自然资源使他们能够自给自足,尽管经历过破产,但现在的物价已经慢慢回升至早先的状态了。」

冰岛风光
「我觉得他们似乎没有什么值得烦恼的事情,当然,他们一定有自己的烦恼,只是跟我们的烦恼长得不太一样,因此可以创造出独特的、具有孤立感而平静的作品,这平静指的不是曲风范无病,而是音乐底层中,传达出一种平静的心境,这样的心境屡屡反映在他们的音乐创作上。」
「平静」或许是冰岛音乐中的共通点,但其实他们也产出了许多厉害的金属和庞克摇滚乐,从中传达他们的愤怒。「我有天晚上在酒吧听到一个比较吵闹的乐团表演,那名主唱也是嘶吼型的,会把麦克风吞到嘴巴里的那种,唱着唱着,一旁就有人说:喔,这个主唱平常是国小老师。当下真是感觉反差很大,这名主唱平常应该也是个和蔼可亲的老师,只是生活中有一些需要宣泄的,就来怒吼一下,非常有趣。」

ólafur Arnalds
对于想要接触冰岛音乐的人,除了曲风实验性极强的 Bj?rk 和自创怪异语言的 Sigur Rós,这两大女神和天团等级的歌手与乐团,陈德政也推荐年纪轻轻便十分惊人的 ólafur Arnalds,作为入门的选择金梅央。「从 ólafur Arnalds 演奏的曲子里就能听到冰河、火山的意象,我看现场很多人都听到哭,没有歌词只有钢琴与弦乐,再加入一些电子乐的元素,一点点碎拍和声响,感性的旋律真的是非常催泪。」

Of Monsters and Men
此外,成军不到三年,发行第一张专辑就拿下美国 Billboard 排行榜第六名佳绩的 Of Monsters and Men 乐团,尽管其现场表演被陈德政认为稍嫌照本宣科,但唱片本身还算是亮眼。「他们的风格很像加拿大的摇滚乐团 Arcade Fire,只是他们的 Vocal 还有冰岛腔,拿掉那个 Vocal,换成很美国的人去唱,听起来可能就是一个美国乐团,他们就是很流行,但是流行又有质感是最难的,毕竟所谓的『冰岛风』也难以定义,不过这世上至少没有乐团像是 Sigur Rós,或是 Bj?rk,她一唱歌季小薇 ,你就会知道是 Bj?rk,绝对不会认错。」
如此独钟 Sigur Rós 的陈德政,这回也将在《生活构成要件》讲座中,分享更多追寻这个乐团足迹的故事,无论你是否有余裕能在此生亲自踏上那座北方的岛屿,在这动辄超过三十度的高温里,来听一听远方凉爽的事、亲切的人、灵气的乐音,总是舒畅的。
----------------------
“他们是最有潜力超过Mogwai的乐队。”
——Sigur Rós
清汤音乐倾心呈献
冰岛后摇名团For A Minor Reflection中国巡演

8月18日 上海 万代南宫梦上海文化中心2楼未来剧场(原浅水湾Q-HOUSE小剧场)
8月19日 大连 赫兹
8月20日 沈阳 美帝奇
8月22日 北京 愚公移山
8月23日 武汉 VOX
8月24日 重庆 MAO
8月25日 成都 小酒馆空间
8月26日 深圳 B10现场
8月27日 广州 TU凸空间
8月29日 杭州 MAO
票价:
上海/北京/深圳/杭州:预售120元/现场160元
大连/沈阳/武汉/重庆/成都/广州:预售80/现场100元
票务:
淘宝:http://hotpotmusic.taobao.com
微店:https://weidian.com/?userid=985640936
秀动:http://www.showstart.com/event/list?keyword=for+a+minor+reflection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购买For A Minor Reflection中国巡演预售票!
For A Minor Reflection介绍

For A Minor Reflection(以下简称FAMR)于2007年冰岛雷克雅维克成军,郭文韬成员包括:吉他手Kjartan Hólm、吉他手/钢琴手Guefinnur Sveinsson、贝司手Elvar Jón Guemundsson和鼓手Andri Freyr Torgeirsson。乐队刚刚成立时,成员平均年龄不到20岁。

FAMR首张专辑《Reistu tig vie, sólin er komin á loft》(2007)
2007年,FAMR独立录制了处女专辑《Reistu tig vie我想谈恋爱, sólin er komin á loft》(意为“Rise and shine, the sun is up”)唐本忠,专辑中的6首曲目长达1个小时。FAMR不仅外型出色,他们那极富能量的现场,让他们经常被与Explosions in the sky、Caspain和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作比较。

2009年的FAMR
FAMR《Dansi Dans》MV
英国《每日邮报》曾在一次演出报道中用“把屋顶掀翻”来形容他们的现场。Sigur Rós甚至称他们为“最有潜力超过Mogwai”的乐团,并于2008年邀请他们一起进行了15场的欧洲巡演。

FAMR第二张专辑《Holdum í átt ae óreieu》(2010)
FAMR《Kastljós》现场
2009年夏天,FAMR选择了Sigur Rós御用录音棚,并邀请了洛杉矶的知名制作人Scott Hackwith(Ramones、Spiritualized等知名乐队御用制作人)担纲制作。2010年6月,FAMR发行了他们的第二张专辑《Holdum í átt ae óreieu》(意为“向着混乱前进”)。2011年春天,他们应邀参加在美国奥斯汀举办的独立音乐盛会SXSW。同年夏天阿飞手游bt,FAMR应邀参加了在上海举办的黑兔音乐节。

2011年10月,FAMR发表了同名EP《For a Minor Reflection》。2013年,FAMR发表了现场专辑《Live at Iceland Airwaves》,收录了他们在冰岛最大的音乐节Iceland Airwaves的5首现场录音作品。
FAMR冰岛发电厂现场
官网:https://www.facebook.com/foraminorreflection/
虾米:http://www.xiami.com/artist/56993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购买For A Minor Reflection中国巡演预售票!
----------------------
近期巡演

冰岛后摇名团For A Minor Reflection中国巡演
关注清汤音乐
微博:@清汤音乐
添加微信公众号:chingtownmusic
长按或扫描以下二维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