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庞凤仪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赣南师范学院录取查询【视频】- 总兵尤世威的传奇人生 明朝榆林那些事儿(三)-榆阳区旅游局

2016-02-07 全部文章 85
【视频】| 总兵尤世威的传奇人生 明朝榆林那些事儿(三)-榆阳区旅游局
点击上方“榆林日报”关注我们!


尤世威(?—1643),字凤台,生年不详,卒于崇祯十六年十二月,享年60岁左右。他与吴三桂的父亲吴襄是同龄人,吴襄任宁远总兵的时候,尤世威任山海关总兵栾贝贝,吴三桂在他的麾下效力。尤世威为保卫大明江山可以说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赣南师范学院录取查询”
尤世威第14代后人尤忠义讲述先祖故事
起于卒伍耳屎有毒吗,镇守长城重要关口
万历年间的榆林城,是陕北最繁华的军事商业重镇,城市小手工业和文化教育事业都很发达。尤世威和他的哥哥、弟弟一样,在榆林城长大,他家附近的关帝庙和沙滩校场就是他们经常玩耍的地方。他们就读于私塾和榆林卫武学,是榆林总兵中文化程度较高、军事理论水平较强的将军。尤世威十六岁时就去蓟镇当兵,他的族侄尤继先时任蓟镇总兵。天启年间,尤世威积功至蓟镇建昌营(今天津市蓟县境内)参将,后调任墙子路(今北京市密云县境内)参将。天启七年宁锦战役之前,尤世威升任山海关中部副总兵。当时中部总兵是著名回族将领马世龙,右部总兵是尤世威的弟弟尤世禄,左部总兵是王威的儿子王世钦,他们都是榆林人,山海关总兵则由都督满桂担任,他是明军中著名的蒙古族将领。
宁锦之战,担任炮兵司令员

炮打清军(延杨红制图)
天启七年四月到六月,后金军先后两次包围锦州,一次包围宁远(今辽宁省葫芦岛市兴城市),这是明军在山海关外重新布防的两座重要城堡,与山海关形成三角鼎立之势。这两座城堡如果丢失,明军的防线就只剩下山海关了。为了保卫锦州和宁远,朝廷下令山海关总兵满桂、右部总兵尤世禄、中部副总兵尤世威等率部出关支援,也就是说,尤世威与尤世禄兄弟两人一起参加了宁锦保卫战。五月20日以后,各路援军陆续抵达宁远。袁崇焕在宁远城内主持召开了军事会议,决定山海关总兵满桂等在东城外驻防,辽东总兵孙祖寿、副将许定国等在西城外扎营。城里的炮兵由车营都司李春华指挥,城外的炮兵则由尤世威指挥,尤世威成了野战炮兵司令员,据有关史料记载,尤世威的炮兵阵地设在宁远城外北岗的山坡上,《建州私史》有“尤世威从山东坡上发西洋炮,击其大营,碎之,敌当之糜烂”之说。五月28日战斗打响后,后金军向宁远发起攻击,依次是步兵、工兵和骑兵。明军首先用安放在城头的射程较远的加农炮轰击,等到敌军冲近以后,尤世威指挥的红夷、木龙虎、灭虏等火器一起发威,打得敌人哭爹喊娘,紧接着,早已在城外严阵以待的由满桂、尤世禄率领的一万多铁骑与后金军短兵相接,在城里城外明军强大炮火的配合之下,后金军留下数千俱尸体被迫撤退。宁锦大捷以后,根据袁崇焕的建议,身负重伤的山海关总兵满桂与尤世威等率领所部人马回到关内休整。同年七月,大清兵进击保安、怀来,朝廷下旨,命令宁远总兵吴襄、山海关总兵尤世威领兵二万分道驰援,吴襄所部打了败仗,尤世威副将祖宽率领七百铁骑与八旗骑兵在大同北门外展开激战,颇有杀伤。
镇守昌平,保卫皇家龙脉

明长城遗址(资料图)
从明成祖朱棣算起,共有12位皇帝先后在昌平境内的天寿山安息。从崇祯元年算起到崇祯三年,尤世威当了三年昌平总兵,小心翼翼地保护着神圣不可侵犯的皇家园林、帝王陵寝。
崇祯元年,新皇帝即位后尤世威升任昌平总兵官。崇祯二年,六、七、八年,后金军多次进入京畿、大同,甚至延绥河套地区进行抢掠黑豹突击队,并用重金贿赂驻牧在长城之外的蒙古各部首领,与之结成统一战线,共同应对长城拱卫下的大明王朝。此时,他们还没有对明王朝的中央政权构成威胁。而崇祯皇帝就像蒋介石一样坚持攘外必先安内的策略,把主要力量用来剿灭义军。但是他还是隐隐感觉到了辽东满人与塞外蒙古人对大明江山的觊觎之心,这就是他选中尤世威担任昌平总兵的原因。当年冬天,后金军进犯京畿,兵部下令尤世威率领5000人马驻防顺义;不久又命令他仍然镇守昌平镇,负责保卫十二陵的安全,那可是大明的龙脉啊!尤世威在昌平镇一干就是三年,成了皇家陵寝的忠实卫士。由于守护皇陵有功,皇帝授予他左都督之职,为正一品武官。当时的舆论认为“各府之掌印及佥书率皆公侯伯微软五笔,间有属老将之实为都督者,不能十一也”。山海关总兵满桂与宁远总兵孙祖寿在崇祯二年的北京保卫战中阵亡以后,山海关总兵由宋伟接任,宁远总兵由祖大寿接任。崇祯四年,尤世威接替宋伟出任山海关总兵。他的儿子尤弘勋被任命为宣大总督标下副总兵汤宗伟。尤弘勋出生在榆林城,原本是尤世功二儿子尤见龙芈琰,由于尤世威无子,七岁时过继给尤世威。出幼以后的尤见龙,一直随军,曾任蓟镇游击、参将。崇祯八年,张献忠攻陷凤阳真二网,毁了老朱家的祖坟,更坚定了崇祯皇帝攘外必先安内的决心。崇祯九年,皇太极改国号为大清,开始惦记紫禁城里的那把龙椅了。他大规模地派兵进犯京畿地区,带有明显的试探性质。崇祯十一年,大清兵再次进犯关内甚至深入到山东地方抢掠。然而这两次敲响的警钟,都没有使崇祯皇帝猛醒,他仍然幻想着有朝一日将义军彻底剿灭,再来对付大清兵不迟。因此他对大清兵的态度暧昧,令人捉摸不透。他心里的如意算盘是:只要不破坏皇家龙脉,不进攻北京就行夸河套。殊不知,这正是皇太极的策略,他也等待着明朝实力的进一步削弱。
建造西方境,崇尚忠勇报国
榆林城的西南角,那里有一座寺庙名叫“西方境。那里曾经是尤总兵的家庙,供奉过尤家的几代总兵。从明朝成化年间开始,朝廷就规定九品以上官员每人可建一个家庙;到了嘉靖年间富庶之家建祠堂的风气也开始盛行。榆林地处边关,建祠不像南方那么普遍,似乎只有总兵以上官员才建有家庙,比如戴钦、王威、尤世威亚梦黑化吧,以及清朝末年的刘厚基家族祠堂,都曾显赫一时。尤家这个家庙大约建于万历三十年,入祀的有已故总兵尤继先、尤世功等人池承俊,在尤世威手上渐成规模,与东南城拐角王总兵修建的东方境遥相呼应,取名西方境。
尤世威第14代后人尤忠义讲榆林西方境的故事

西方境原状图(尤忠义画)

还原的榆林南城图,标红处为西方境和尤家后乐园(取意“后天下之乐而乐”) 王刚制图
誓死保卫榆林城

榆林古城南门外(资料图)
崇祯十五年,在兵源严重不足、将领奇缺的情况下,朝廷不得不从各军镇的“废将”中选拔人才,经过大臣举荐陈星汉,尤世威、尤世禄兄弟一起赴京听候调遣,即所谓“召对中左门”。两人都因为年事已高,又有伤病在身而告退。
崇祯十六年十月,李自成攻陷西安,改西安为长安,改大顺王为大顺帝,开始发号施令。李自成亲率大军向陕北进军,驻守延安的延绥总兵王定节节败退,义军先后占领延安、绥德,以米脂为根据地向榆林进军。当时榆林守军不过5000,而由制将军李过、权将军刘芳亮率领的攻城义军不下10万人。总兵王定亲率2000人马出城,到河套去搬蒙古救兵。许多史料都说王定是借口到河套请求援兵而放弃守城,是临阵脱逃,这是不公平的。王定确实带来几千蒙古兵救援榆林,但当他们赶到榆林时,榆林城已经被10万义军团团包围。这些蒙古兵对长城内发生的变故一直持观望态度诺雷得,又接受过大清兵的好处,本来就是见风使舵的主儿,他们不愿意冒风险去帮助弱者,而宁愿站在强者一边,因此很快就掉转马头溜之大吉。在义军到达榆林城之前,榆林城附近各城堡比如镇川堡、鱼河堡、归德堡、建安堡、保宁堡的守军都收缩到榆林城内,以加强镇城的防守。此时的榆林城可以说是群龙无首。延绥巡抚崔源之于两个月前被罢官离任,新任巡抚张凤翼还没有到任帝王宴,总兵王定又外出求援,城里最大的官就是右布政使兼兵备副使都任、督饷户部员外郎王家禄、延绥副总兵惠显、参将王廷杰四个人了。但榆林城的人力资源还是挺丰富的,仅赋闲在家的总兵副总兵就有十几位,其中最著名的总兵就是尤世威。都任、惠显等请来所有宿将以及现任主要将领召开紧急军事会议,一致决定誓与榆林城共存亡,与此同时李自成派来的说降使者已经在南门城楼下向城里喊话了。
受命镇守南城楼

榆林古城墙(资料图)
十月十二日,李自成的说降使者带着5万两犒师银子和李自成的亲笔信来到榆林城下,领头的一个是辩士舒君睿,一个是军官黄色俊。义军提出的条件是:只要投降,榆林城内的官宦人家都可以安排到长安去居住;只要投降,榆林驻军可以改编进入义军序列,军官职位不变,士兵都可以领到犒赏银子;只要投降,参将以上军官凡愿意为大顺王效力的,都能得到封赏;只要投降,义军甚至可以不进城扰民等等。在军事会议上,李自成的信和说降使者的喊话成了讨论的主要议题。市民们也纷纷聚集到镇抚衙门外的街道上打探消息,说降使者喊话的内容在市民中悄悄传开。在军事会议上首先发言的是参将刘廷杰,他说:“贼虽然攻陷了西安,但三边还在朝廷手里。贼兵大都是中原子弟,贼杀死他们的父兄而驱赶他们来打仗,打榆林一定不是他们的意愿。榆林是天下劲兵屯驻之地,义军虽然人多,但绝不是我们的对手,只要我们坚守,然后与宁夏、固原守军联络,一定可以破贼。”他的观点得到与会将领的一致赞同。尤世威也在会上作了表态发言,他说:“受国厚恩,如今朝廷有难,愿意领兵守城。”他的任务是负责守卫南城楼,南城楼即镇远门城楼,是当时守军的临时指挥部所在地,都任、王家禄、惠显,以及原任定边副总兵尤翟文、参将刘廷杰、坐营游击李英等都在这里听候尤世威的调遣。曾任山西保德州知州的钟乾健也参加南城楼的防守。由于尤世威的名声较大,所以许多史料都说众人一致推举尤世威为主帅,而实际上推举的主帅是李昌龄。关于李昌龄的故事,将在后面讲述。那么,为什么说尤世威是榆林保卫战的主角呢?这还得从榆林城的地形说起。榆林城三面靠山,一面临水,东高西低。东城外全是沙漠,不便用兵;北城外设有五个护城墩赵式芝,居高临下,相互声援,易守难攻;西城外的榆溪河虽然封冻,但地势较低,且有一片开阔地,不便隐蔽。因此义军的主攻方向就选在南城,榆林保卫战的成败就看南城,特别是东南城拐角一带的防守。尤世威肩负的责任最重,自然是守城的主角了。
决不投降李自成
再说李自成派出的说降使者给出的期限只有三天。十四日下午,榆林城各界代表及市民群众纷纷走上南门城楼,与李自成的说降使者对话。当时榆林的城墙足有三丈多高,因此这种对话实际上是大声喊叫,有讲理的,有调侃的,也有谩骂的,诅咒发誓的,攻守双方的舌战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仍然意犹未尽。那种场面可以说是亘古未有。《陕西延绥镇志》将此次舌战的内容概括为这样一段文字。攻方:“咱们都是陕北老乡,乡里乡亲的,何必自相残杀呢!”守方:“我榆之人,男不耕,女不织,赖转饷以食(靠公家吃饭),受朝廷之恩者三百年矣。忠义侠节著于九边,肯为贼降耶!”谈判不成,自然是兵戎相见。十五日凌晨,义军的攻坚战和官军的防御战终于打响了。开战的第一天,义军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同时发起猛攻,试图一鼓作气拿下榆林,但被早有准备的守军击退。第二天,他们集中火力轰击南城,又被尤世威组织的炮火压制邢良坤,死伤惨重。第三天,尤世威又组织敢死队出城,在榆阳桥南袭击义军营地,颇有斩获。城破之日,尤世威仍然指挥巷战,力尽被俘。十二月,尤世威被槛车押送至西安。李自成亲自给他松绑劝他投降,尤世威说:“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马夫,石正方而我是堂堂朝廷命官清涧天气预报,怎么可以听从你的指挥呢?”于是被杀害。
崇祯十六年,榆林尤氏第21世尤人龙被任命为山海关总兵官,因病未能赴任,由另外一位榆林人高弟出任;尤翟文已经接到宁夏总兵的任命书,由于榆林城被农民军包围而未能赴任,战死镇远门外。第22世尤继明、尤继德世居榆林城。榆林城被攻破以后,迁居府谷后河川张家塔村。尤世威西安遇害,其遗体被尤世禄运送到府谷,墓葬在张家塔,其遗址今天尚存。康熙初年,尤世威后人由府谷返回榆林。故有尤氏家族祖籍“府谷”之说传奇纨绔少爷,实际上,避难至府谷的不过两代人而已。据榆林尤氏家族委员会2016年6月统计,从明朝初年迁陕的始祖美宗公起,榆林市现有尤姓6248人,其中榆阳区5345人。这支尤姓后裔的总人口是本籍(“吴门尤氏”)尤姓后裔的一倍以上。
文/李春元 采访/马孟欣视频制作/李嘉欣
本期编辑 梁亚玲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