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庞凤仪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走西口广场舞【视频】- 播音表演自备稿件推荐二(男独白女独白) 干货-开拍艺考

2014-08-31 全部文章 127
【视频】| 播音表演自备稿件推荐二(男独白女独白) 干货-开拍艺考


女独白
亲爱的亮:
亲爱的亮,再过五分钟我就要进手术室了,我知道手术会成功的,可我这双腿就没了。你们连队要参加军区大比武,看样子是回不来了,所以我给你写下这封信。我知道你忙,我不难受,我一点儿都不难受。可我能不难受吗,多少次当我摔倒在挡车旁的时候,心里都在喊着一个人的名字——大亮。你看看这病房里,哪一个不是自己的丈夫打水送饭,问寒问暖的x-龙时代,可我的丈夫呢。两年了,两年的春节你都没回来。看着别人团团圆圆的过年,我这心里能不难受吗,能不孤单吗?我不难受,我不孤单,我把家里的电视机打开一个人看春节晚会,我把录音机打开,我把家里所有的灯全打开。

你看我都写了些什么,没事儿,大亮,你没有来,不是还有那么多同志来看我吗,我们单位里的领导不是替你在手术单上签字了吗?再说,你是一连之长,我们俩又都是党员,我怎么能拖你的后腿呢?
别的不多说了,祝我早日恢复健康。
爱你的莲
小红:
回二奶奶的话,我照奶奶的示下告诉姐姐:外屋桌子上汝窑盘子架儿底下放着一卷银子,那是一百二十两……给绣匠的工钱;等张材家的来,刍面秤给他瞧了蔡小兰,再给他拿去。平姐姐说:奶奶刚出来,她就把银子收起来了;张材家的来取,已经当面秤给她拿去了。平姐姐还叫我来回奶奶:刚才
旺儿进来讨奶奶示下,好往那家子去,平姐姐就按照奶奶的主意打发他去了。平姐姐叫旺儿对那家子说:“我们奶奶问这里奶奶好。我们二爷没在家,虽然迟了两天,只管请奶奶放心。等五奶奶好些儿,我们奶奶还要会了五奶奶来瞧奶奶呢。五奶奶前儿打发人来说:舅奶奶带了信儿来了,问奶奶好,还要和这里姑奶奶寻几丸延年神验万金丹;若有了,奶奶打发人来,只送在我们奶奶这里。——明儿有人来,走西口广场舞就顺路给那边舅奶奶带去了。

徐母:
曹丞相!你此言差矣!老身久闻玄德,乃中山靖王之后,孝景皇帝阁下玄孙,屈身下士,恭己德人,义气着于天下,美名传散四方,黄童白叟牧子樵夫,无不称他为仁人君子,当世豪杰!我儿相辅,如鱼得水,际遇贤良,乃我徐氏三代万世之幸。汝托汉室洪福,名为汉相,实为汉贼!内揣谋朝篡位之心,外托欺君专权之意蝶之毒华之锁,迁都移驾,流离百姓,许田射猎,众家无不痛恨,名召卓实,三尺儿童无不想杀尔之头,食尔之肉,剥尔之皮,碎尔之骨!今又命我拆散刘备之谋士,曹操哇,曹操!你乃名教之罪人,衣冠中之禽兽也!

男独白
黄省三:
好阿撒兹勒,我起来,我起来,你们不用打我!(慢慢立起来)那么,你们是不让我活了孙哲平!(疯狂似地又哭又笑地抽咽起来)哦罪全书,我太冤了。你们好狠的心哪!你们给我一个月不过十三块来钱,可是你们左扣右扣的,一个月我实在领下的才十块二毛五祖弼。我为着这可怜的十块二毛五,我整天写。整天给你们伏在书桌上写;我抬不起头阿明藏博客,喘不出一口气地写,我从早到晚地写;我背上出着冷汗,眼睛发着花,还在写;刮风下雨,我也跑到银行来写!(做势)五年哪!我的潘经理!五年的功夫,你看看凶猛太攀蛇,这是我!(两手捶着胸)几根骨头,一个快死的人金恩荣!我告诉你们,我的左肺已经坏了,哦,医生说都烂了!(尖锐的声音,不顾一切地)我跟你说,我是快死的人,我为着我的可怜的孩子,跪着来求你们。叫我还能够给你们写,写安神诺,写,——再给我一碗饭吃。把我这个不值钱的命再换几个十块二毛五。可是你们不答应我!你们不答应我!彭程程你们自己要弄钱,你们要裁员,你们一定要裁我!(更沉痛地)可是你们要这十块二毛五干什么呀!我不是白拿你们的钱,我是拿命跟你们换哪!并且我也拿不了你们几个十块二毛五,我就会死的德州二中。(愤恨地)你们真是没有良心哪,你们这样对待我,——是贼,是强盗,是鬼呀!你们的心简直比禽兽还不如——你说我疯了,(哭着)你才疯了!我现在不怕你们啦,我不怕你们啦!我太冤了塔云山,我非要杀了——(突然咳嗽不止……躺倒在地)

李石清:(爆发)
你不要说了!你不要再说下去了!(沉重地)你难道看不出来我心里整天难过?你看不出来我自己总觉得我们穷么?我恨,我恨我自己为什么没有一个好父亲生来就有钱,叫我少低头,少受气。我不比他们坏,这帮东西,你是知道的,并不比我好,没有脑筋,没有胆量,没有一点心肝。他们跟我不同的地方是他们生来有钱,有地位,我生来没钱没地位就是了徐枞巍。我告诉你,这个社会没有公理,没有平等。什么道德,服务,那是他们骗人情怨 刘欢。你按部就班地干非洲肺鱼,做到老也是穷死。只有大胆地破釜沉舟地跟他们拼,还许有翻身的那一天!

(叹一口气)孩子!哼,要不是为我们这几个可怜的孩子,我肯这么厚着脸皮拉着你,跑到这个地方来?陈白露是个什么东西?舞女不是舞女,娼妓不是娼妓,姨太太又不是姨太太,这么一个贱货!这个老混蛋看上了她。老混蛋有钱,我就得叫她小姐,她说什么,我也说什么;可是你只看见我把她当作我的祖宗来奉承。素贞,你没有觉出有时我是怎么讨厌我自己,我这么不要脸,连人格都不顾地来巴结他们!我四十多的人,成天鞠着躬跟这帮王八蛋,甚至于象胡四这个贱东西混,我一个一个地都要奉承,拉拢。
我金凯瑞三人组,李石清,一个男子汉,我——(低头不语。)我才不难过。(抬起头,愤恨地)哼,我要起来,我要报复,我要硬得成一块石头,决不讲一点人情,决不可怜人。在这儿干了二十年,我受了多少肮脏气?我早晚要起来,要狠很地出口气,你看着吧,我就要出头了。
江泰:
譬如我吧, 我好吃, 我懂得吃姹紫嫣红造句, 我可以引你到各种顶好的地方去吃。 (颇 为自负,一串珠子似地讲下去)正阳楼的涮羊肉,便宜坊的挂炉鸭,同和居的烤 馒头,东兴楼的乌鱼蛋,致美斋的烩鸭条。小地方哪,像灶温的烂肉面,穆家寨 的炒疙瘩, 金家楼的汤爆肚, 都一处的炸三角, 以至于——以至于月盛斋的酱羊 肉,六必居的酱菜,王致和的臭豆腐,信远斋的酸梅汤,三妙堂的合碗酪,恩德 元的包子,沙锅居的白肉,杏花春的花雕,这些个地方没有一个掌柜的我不熟, 没有一个掌灶的、跑堂的,站柜台的我不知道,然而有什么用?

我不会做菜,我 不会开馆子, 我不会在人家外国开一个顶大的李鸿章杂碎, 赚外国人的钱。 我就 会吃,就会吃! (不觉谈到自己的痛处,捶胸)我做什么就失败什么。做官亏款, 做生意赔钱,读书对我毫无用处。 (痛苦地)我成天住在丈人家里混,好说话, 好牢骚,好批评,又好骂人,简直管不住自己,专说人家不爱听的话。成天叫大家看着我我不快活,不成材,背后骂我是个废物,啊,文彩,我真是你的大累赘,我从心里觉得对不起你呀!
-END-
名校大咖老师亲临授课
北电、中戏、中传全明星教学阵容
名校考试内容、最新资讯最快掌握
不让青春留悔
不让艺考遗憾
我们在开拍等你!!

(你的每一次转发和点赞都是对小编最大的鼓励) ▼更多精彩推荐,请关注我们▼把时间交给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