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庞凤仪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辽阳市工商局【视频】- 第812期晚安·暮紫依 桃花一酿,光阴几许-晚安主播

2016-04-17 全部文章 86
【视频】| 第812期晚安·暮紫依 桃花一酿,光阴几许-晚安主播

「第812期」晚安主播:暮紫依
2018年8月10日,周四21:30,晚安主播直播节目Q群
-主播介绍-
暮紫依:
一个喜欢播音
而又简单的女孩
?恭喜依依收获小天使一枚?
??祝福你永远做一个幸福的妈妈??

-作者介绍-
S八月:
简书原创作者,只是爱,不后悔
- 收听 -
(点击视频,即可收听)

- 晚安语 -
桃花一酿,光阴几许
作者:八月
我是苏婉然。
我父亲是朝中一位人微言轻的小官,皇城动荡,接连几年的清扫已经让朝中不少位高权重的大官下马。
父亲一直谨言慎行,可还是卷入了这场波云诡谲的争斗,替人背了罪名,不久就含冤而终,而母亲在父亲离去后也抑郁而终。
都言“树倒猢狲散”,何况父亲也是个小官,没了父亲,我也被安上了罪臣之女的头衔,流落他乡。
为了在这乱世中存活,我不得不脱去一身锦衣,换上破衣烂服,煤灰掩面德科斯米尔,在忍受多日的饥寒之下,我还是晕倒在路上,我想,可能我马上就能见到我的父亲母亲了。
当我再次醒来时,我发现自己面前坐着一个衣着华丽,妆容精致的夫人,看到我醒来,马上有大夫上前为我号脉,听到大夫说:“并无大碍,略作调整后即可恢复”时,那夫人放下手中的茶,轻轻问我:“能歌善舞否?”
我看到她上扬的眼角中带着一丝打量,那感觉,就像是看我价值如何,我抬眼环绕一圈,顿时明白这是什么地方。
虽笔墨纸砚、琴棋书画、漆器屏风样样精致,但这屋子有一种说不出的氛围,隐约传来一阵男女嬉笑之声包菜回锅肉,配合着刚刚问我的那句话,我明白了。这,就是青楼。
我死死的咬住嘴唇,那夫人,唉,想来是这里的做主的人了,看了我一眼,只是淡淡的说:“三天后,你决定去留。”
想来这种场面讲的多了,我这样的人也看的广了,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
接下来的一日倒也无人打扰,每日三餐并汤药总有一名小丫头送来,许是看过于愁眉不展,她迟疑了一下,自顾自的说起来:“我很小就来做事了,每日服侍各位姐姐,我还有个弟弟,家里早就没钱养我了,我来这里好歹有口饭吃,不至于饿死街头,这世道,谁会帮我啊。”
许是看我过于愁眉不展,迟疑了一下,自己自顾自的说起来:“我很小就来这里做事了,每日服侍各位姐姐,我还有个弟弟,家里早就没钱养我了,我来这里好歹有口饭吃,不至于饿死街头,这世道谁会帮我啊。”
我沉默不语,小丫头接着絮絮叨叨,连秦暮雪都在这里谋生了,我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去处呢......
我心里一震,她后面的话我什么都没有听到,我只听到了秦暮雪也在这里。
秦暮雪,当朝最负盛名的才女,虽然我自幼母亲便悉心教导我,但在几年前的一次宴会上,当我真正看到秦暮雪的那一刻,我才真真切切的感悟到,什么才是风华绝代,举手投足采花传,一颦一笑间流露的气质,竟然令众多官宦世家的千金折服,大抵人间仙子便是她吧。
谣言传,秦暮雪便是作为当朝皇后培养的,这样的佳人,必定前途一片辉煌。
可世事难料,随着秦大人的落马,秦家被重罚,秦暮雪也销声匿迹了,大家都感叹红颜薄命,可谁知辽阳市工商局,秦暮雪竟然在这里!
当我从醒来时,天色已经亮了,原来我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你可是想好了?”依旧是那个淡淡的声音。
“我......留下来艾弗森破产。”琴棋书画虽比不上秦暮雪,可舞蹈我是极为擅长的,因为我娘就是舞姬出身,我又有何可怕的,顶多就是说出去难听一点,但哪比得上活下去重要。
“名字谷兰诺拉。”
“苏婉然。”我抬起头,吸了一口气。
“别这么紧张嘛费利佩六世,叫我仙姐就好,我就爱听别人叫我这个。说说,你最会什么呀?”明明嘴角是上扬的,可是眼神却是冷冰冰的。带着一丝打量的目光,我知道,这是要看我有多大用处了。
“小女子不才,琴棋书画略知一二,唯有舞一曲或许能入仙姐眼。”
“那好,今晚,你就舞一曲吧。”说吧,仙姐拂袖而去。
这翠倚阁还真是有排场,刚入夜就能听到前堂喧闹的人声,我也知道,今儿这舞就是看看我有没有留下去的本事了,跳的好留下来,跳不好,谁知道又落得什么下场。
饶是我反复练习多遍,登上台的时候,手心也微微出了汗。
转、甩、开、合、拧、圆、曲,每个动作都熟记于心,我也不再害怕,只是跟随着音乐的节拍继续起舞。
一曲舞毕,我听到台下的喝彩声和此起彼伏的“再来一个”,我只是微微一笑,鞠了个躬,退了出去。果然,一出门就对上了仙姐喜气洋洋的面庞:“哎啊,婉然,果真不错,我给你准备好了房间,赶紧去休息一下。”
我知道,我已经在这里立足了。
躺着床上,我更在意的是,在我跳舞时,站在最高楼层带面纱的那个女子,秦暮雪,又是怎样的心情,怎样的处境呢?
一晃半年的光景过去了,在勾心斗角的环境中我也学会了小心翼翼的保护自己。
而这时,我的名气也大了起来,甚至能和秦暮雪同台歌舞,而我们俩还是没有过多的交流,只是限于必要的交流。
我知道,落难的凤凰还是凤,飞上枝头的鸡还是鸡,我是有自知之明的。
可是鸡和凤凰,还是有可能做朋友的吧。我心里默默期待着。
立冬了,今年的第一场雪纷纷扬扬的下了起来。再又一次的同台歌舞后,秦暮雪叫住了我,“时辰尚早,愿与我同去小酌一杯吗?”
当然愿意!我抚平自己的心情,嘴上却淡淡的说:“姐姐相邀,妹妹岂有不从之理?”
秦暮雪笑了笑,漫步走到了后院中,小丫头早已备好酒水,借着朦胧的灯光,我看到酒杯中有着隐约的粉色,正疑惑时,秦暮雪已为我端起一杯:“来,婉然尝尝,这是我亲手酿的桃花酿,不知你喜不喜欢。”说罢,自己一饮而尽。
我轻轻抿了一口,甘甜可口,又清香扑鼻,不由得拍手称赞。
酒果然能拉进友谊,怪不得所有人都爱喝酒。几杯酒过后,秦暮雪的脸颊微微红了,却拉着我的手,嘲笑我说:“不胜酒力琵琶语简谱,看你的脸红成什么样子了,哈哈哈。“是吗?”我赶紧拿袖子捂住了脸,却听到暮雪笑的更欢快了。
许是同病相怜吧,我们成了好姐妹,后来一同上台,我舞她歌,我们竟不能分开。
我们甚至想好,等赚足了钱财便寻个机会离开这里,远离这些是非,寻个普通人家,快快活活的过了下半辈子。我已经把暮雪当成自己的亲姐姐了。
我开始低调起来,不再抛头露面,只和外人道自己容颜已老,可暮雪却一反常态,不仅张扬了起来,更是和朝中权贵开始往来。
我不止一次劝过暮雪不要忘记我们是怎么沦落到这步田地,可暮雪铁了心的就是要和达观权贵交往。
凭暮雪的姿色以及之前的风头,似乎一夜之间,秦暮雪的名字又如雷贯耳,我不知暮雪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只得在心中暗暗为她祈祷。
我和暮雪吵架了,我歇斯底里的叫她的名字她只是冷漠的看着我,转身上了丞相府的马车。
我不顾形象的扑过去,大叫着问她为什么,说好的一起去过普通人的生活,为什么还要去卷入这些争斗。
暮雪笑了,风扬起她的长发,她直直的盯着我说:“张大人乃是丞相之子,跟了他,不愁荣华富贵,婉然,你也要早日想开啊,想好了可以来丞相府找我啊。”说罢,暮雪轻轻笑了,放下了车帘。
我一直觉得我做了一个梦,梦见秦暮雪成为了我的好朋友,可她那么清高的一个人,却又委身于丞相那个风流成性的儿子,而我却真心对她,这两年的时光仿佛就是我自己的幻想罢了猩球征服,秦暮雪最后的笑容仿佛是对我最大的嘲讽。
暮雪走后,我更减少了抛头露面的次数,只是寻机会想离开这里。
而暮雪却隔一段日子便送与我一次银票,总是派人悄悄地送给我,却也不带话,我写给她的书信也没有回复过。
转眼间又是立冬了,我看到纷纷扬扬的雪花,蔡紫芬却又想起了暮雪面颊绯红,眉开眼笑的样子。
我摇摇头,关上了门窗,却赫然发现门下被塞了一张字条,是暮雪的字,我的心开始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酒店隔间里,我看到带着面纱的暮雪,许久不见,暮雪举手投足间更是增添了一份妩媚。
我们俩静静坐着,我刚要开口,暮雪递给我一个信封。
“我不要这银票。”我盯着暮雪。
暮雪把信封放到桌上,轻轻说到:“我已经基本查明了当年构陷我父亲的事实了,这些年我忍辱负重甚至委身于那个该死的丞相儿子,都是为了现在。”
暮雪握住我的手,没有在意我脸上错愕的表情,继续说到”我时间不多,听我讲完。
当年向你透露我在倚翠阁的那个小丫头是我让她去的,观察了你一年我才决定要和你做朋友,不仅是因为我欣赏你的才华,更是因为你也是在那件事中沦落到此的53719,我相信你会在最后时刻帮助我的。”
我这几年一直在不断的搜索证据,证明当初那些官员的罪行,和他们往来也是为了能找到更多的事实,最重要的证物在丞相府里,我已经知道怎么拿到了,当今御史为人正直,我们的机会来了。
只是婉然,我一个人可能做不到,我需要你的帮助车范根。
看着暮雪热切期盼的眼神和因为激动而微微发抖的身躯,我想到了父亲母亲去世时的绝望。
“好,我答应你,你说。”
暮雪松了一口气,“下月十五晚上,在老地方等我,我把东西给你。”
“好,我会等你的。”
“婉然,相信我,我会为我们两人的父亲我的失忆男友,为那时收到冤屈的人,还他们一个清白的。”暮雪拉开门童双春,转身对我说。
“暮雪,值得吗?”我看着暮雪消瘦的背影,叹了口气。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若不能报答父母生育之恩,纵有锦绣前程也难展欢颜!”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坚强有力的暮雪,颇有孤胆英雄的气概。
十五号晚上,我如约来到老地方——没落的秦府。今天雪下的格外的大,如果不是约见暮雪,我一定要好好赏赏这美景。
天渐渐黑了,我的心越来越沉重,我想起暮雪那么决绝的眼神,竟不由得害怕起来,我预感,今晚要有大事发生。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忽然,我听到隐约有人跑来。“暮雪?”我连忙迎上前去。
是暮雪,可她一身狼狈,匆忙塞给我一个小包裹,“走,婉然,带着这些证物赶紧找地方躲起来,我给你的银票足以够你安稳的度过下半生了,他们马上追来了,你赶紧走,拜托了一定交到御史手中,快走!”暮雪快速的说完,也不等我回话,把我推到一个小巷子里转身跑向别处 。
“暮雪!”我急的大叫一声,可她只是摆摆手,我听到远处传来了一阵嘈杂声王默君,隐约能听到一声又一声的抓住她,我抱紧怀中的小包裹,不断向更深处的巷子跑去。
第二天,我听到流言四起,人们到处都在议论丞相府昨天招了贼,丢失了重要的东西,我支起耳朵听着。
“听说哟,那个贼是个姑娘,被抓到后活活被他们打死了哟,不得了不得了,现在那尸体还在那放着呢,丞相府不让碰,说谁碰了就逮谁……”
后面的话我没有再听,说来也奇怪,本该嚎啕大哭的我却出奇的冷静,我知道坎迪斯帕克,那就是暮雪,接下来,就要我扛起这个责任了,为了我们的父母,为了暮雪,她为此付出了生命,我也不能怯懦。
新一轮的动荡又开始了,丞相派人彻查了倚翠阁,仙姐也被抓去了,可想而知,审不出任何结果的丞相一怒之下就毫不犹豫的处理了她,没了头领,姑娘们都各自散了,我去了一个僻静的村庄,寻得了一处好地方,是我和暮雪喜欢的景宦海通途。
嗯,我还是那个怂到不敢抛头露面的那个胆小鬼,我只敢躲在人群中远远地瞧着暮雪躺在冰冷的雪地里,殷红的鲜血在一片洁白中格外鲜艳,孤零零的就像当初她决定走向丞相府时的背影那么凄凉。
我不敢去祭奠暮雪,我只是在乱葬岗勉强找到暮雪残存的遗骨,偷偷带了一块骨头回来。
暮雪很有远见,给我的银票都没有让人追查的标记,数额之大,足以让我安稳度过余生,我想,我终于可以解脱了。
过了段日子,我听到御史追查朝中大人的消息,又过了很久,皇上颁发了诏令,当朝丞相及数位官员贪污枉法,污蔑忠良,斩立决,上任丞相秦良及多位忠臣遭奸人污蔑,特此平反,召回忠良家族后代予以重用……
暮雪走了一年了,又到了冬天,雪花依旧纷纷扬扬,大地还是一片洁白,掩盖了这世间的黑暗与丑陋。
我带上了一瓶桃花酿,坐在一座新坟前,往事历历在目。
有一女子,向我招手:“时辰尚早,愿与我同去小酌一杯吗?”
有一女子,浅笑着问我:“来,婉然尝尝,这是我亲手酿的桃花酿。”
有一女子,决绝的看着我:“若不能报答父母生育之恩,纵有锦绣前程也难展欢颜。”
有一女子,有倾国倾城之貌,弱柳扶风之姿,同我共饮酒,与我歌伴舞,畅聊奇闻轶事鸿鹄志,悄言细语闺中事。
我从怀中拿出两个酒杯满上,举起来,笑问道:“来,暮雪尝尝,这是我亲手酿的桃花酿龙源峡。”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暮雪,你看,这雪景真美,你还满意吗?

| 下期预告
「第813期」晚安主播·独处明月苍松笑。
长按/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回复“报名”成为主播
精灵天下晚安节目组策划
总监制:覃云川 吴明致
主编:星叶
内容编辑:睡蓝 天行
活动策划:半钗
本期主播:暮紫依
原创作者:S八月
运营执行:海宝 悠悠
特约宣传:婉婷 静水
美术编辑:睡蓝
后期制作:阿凝
粉丝Q群:446206698
与神对话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